杭州市民王先生五四寄语青年-民主战车

杭州市民王先生五四寄语青年

cs

 

五四运动一百年了,它给青年人最大的启发是什么?那就是一定要考上大学,否则连参加运动的机会都没有。

考上大学还一定要读完大学,否则就会像东南大学工科肄业的李志一样在他人眼里行为不端,即便在所处的行业里获得荣誉,也只能写“恭喜南京市民李先生,最佳年度摇滚男歌手”,有朋友说李先生是民谣歌手不是摇滚歌手,我觉得他精神上挺摇滚的,没加入摇滚协会的都摇滚。

读完大学很重要,更重要的是读完之前搞清楚自己学的是什么专业,当年考上南京应用技术学校的很多同学以为自己学的是护理专业,其实学校教的是家政服务专业。现在的学校,胆子比当年的北洋军阀还大,换做百年前,恐怕又要火烧赵家楼了。

现在的学校胆子大,主要体现在校长胆子大上,敢念错别字,百年前要是清华北大的校长念个错别字,无需青年学生们动口,校长早已主动下台。校长念错别字,是一件比校长嫖娼还要严重的事情,学生交了学费给你,你却不学无术,这比拖欠嫖资恶劣多了。有人又要说,你这么比较,很不合适,但很胡适,胡适说了,“嫖妓是独秀与浮筠都干的事”,这两人一个是北大文科学长,一个是北大理科学长,“私行为与公行为分开”,只要他不是借助手中特权欺压女学生即可,而放眼现在的教育界,作恶多端却安然无恙者比比皆是,换做百年前,恐怕又要火烧赵家楼了。

青年学生要懂事,校长念错别字可以嘘他下台,领袖就要宽容对待了。你们要学习的对象是五四时期新文化运动的旗手郭沫若同志,面对领袖诗词中出现的错别字,他高度反思并深刻自责,“几十年来,我一直拿着笔杆子在写东西……恐怕有几百万字了。但是拿今天的标准来讲,我以前所写的东西,严格地说,应该把他烧掉,没有一点价值……我们这些知识分子,简直狗屁不如。”郭老的这番话,换做百年前,学生们恐怕又要火烧赵家楼了。

知识分子大多是不懂事的,五四运动以来,虽然屡次三番被权力调教,但还是有些人改不掉那个坏毛病,这个毛病就是风骨,像风湿骨病一样治不好。懂事的知识分子是没有这个病的,比如复旦大学的陈果老师,总有人嘲笑她念错字,我倒觉得这是陈果老师懂事的表现,她故意念错牺牲自己只为表明,堂堂复旦教授也会念错别字,何况日理万机的其他人呢。这么一想,那些名校校长前赴后继的念错字的行为也可以理解了。其实,大家只要统一了思想,统一了认识,紧密围绕在周围了,这个字究竟该怎么读,还用争论吗?嘲笑校长教授读错字的人,政治上是不成熟的。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楚王不识字,宫中尽文盲。换做百年前,这学生们恐怕又要火烧赵家楼了。

我们的社会流行一句话,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很多家长把考上一个好大学作为自己孩子踏入社会的第一条起跑线,其实那只是一句营销话语,你就是自己孩子的起跑线,输没输你自己没数吗?况且有些家长把自己孩子的起跑线都划到国外了,比如说步长制药的老板赵涛。换做百年前,学生们恐怕又要火烧赵家楼了。

这条起跑线很贵,价值650万美金,如果没有中间商赚差价,这条线50万美金就够了,可恶的中间商。即便是50万美金,我想赵涛的父亲赵步长老爷子也会觉得贵了,毕竟当年培养儿子赵涛,只用了六根银针,把一个瘫痪的病人扎站起来了,就征服了新加坡人,银针扎人这么疼吗?据说还靠着这几根针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积累了近百万美金的财富,没想到现如今培养一个孙女居然要花大几百万美金,想当年贿赂一个国家药监局长郑筱萸也只花了一万美金,真是人心叵测物价飞涨啊,好在赵老爷子有国务院特殊津贴补贴着,只不过有好事者说当年发放津贴的名单上没找到赵步长老同志的名字。不重要,没有就没有吧,赵老爷子还获得过第四十二届世界发明展览会尤里卡金奖,并获比利时国王亲自授予国际发明家最高荣誉的“军官”勋章,这好歹也能卖点钱,不过世界发明博览会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我们的博览会就是一个商业博览会,在学术界不会得到承认。只要注册、填表、付展览费、带商品来就可以参加展览,然后就可以获奖、得到各种勋章。”如果真是这样,真是奇耻大辱,当年的学生们恐怕又要火烧赵家楼了。

大家不用担心赵老先生的生活费问题,毕竟步长脑心通制药用的那些虫子很便宜,这要感谢他的神针儿子赵涛在药品研发上的独到见解,“有报道称,赵涛发现树木结实,虫子能钻洞,地面坚硬,蚯蚓能疏通;于是确认重用虫类药物是清除血栓,改善人体供血不足,攻克中风/冠心病的一条独特有效捷径。据此,赵涛研发了含有地龙/全蝎/水蛭的脑心通。”如果真是这样,当年的学生们恐怕又要火烧赵家楼了。

算了,青年们,我真不想说这家人了,他们是中国社会的缩影,在他们身上所展现的医疗和教育问题,你们再也熟悉不过了。他们这样的人,可以说是骗子了,而且用行贿的方式将自己的药物从地方标准升级为国家标准,他们生产的药物屡次被曝光有害,但他们依然能够飞黄腾达衣食无忧逍遥法外,而且这类人比比皆是,这是中国社会的悲哀,这要换做是百年前,当年的学生们恐怕又要火烧赵家楼了。

说了这么多,你们可不要真火烧赵家楼,今时不同往日,往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北洋裂变》中有如是论述:晚清时节,士兵们就不敢轻易进学堂生事,哪怕这个学堂里有革命党需要搜查。进入民国之后,这种军警怕学生的状况,并没有消除。即使有上方的命令,军警在学生面前依然缩手缩脚,怕三怕四。他们尊学生为老爷,说我们是丘八,你们是丘九,比我们大一辈。今时……。

最后,再寄语几位,赵小姐,听说你对中国国内的教育政策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农村教育不平等问题。而且你的目标是学成之后回国报考公务员,改变不平等的现状。这很魔幻,容我先吃一个疗程的步长脑心通。寄语一下权贵们,“寄语昏污诸酷吏,莫道因果无人见,远在儿孙近在身。”最后是我的朋友田思明寄语爱国青年,“这事儿没这么简单。众所周知,美国的生化制药行业是最暴利最赚钱的。而中国的中药企业打破了他们的垄断!!!中国的中药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是中国人赶紧喝中药!!!!”

传播真相,功德无量

本文由 民主战车 作者:mzzc 发表,其版权均为 民主战车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民主战车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7
cs

发表评论

CAPTCHA